山東、蘇北、皖北、豫東區與四川、重慶、滇北區漢畫像石之比較 - 圖文 - 下載本文

山東、蘇北、皖北、豫東區與四川、重慶、滇北區漢畫像石之比較

漢畫像石是漢代在墓室、祠堂、墓闕等建筑上雕刻畫像的建筑構石,絕大多數為喪葬禮制性建筑,因此,從本質上來講,漢畫像石是古代為喪葬禮俗服務的一種石刻藝術。對漢代畫像石的記錄,最早出現在北魏酈道元的《水經注》。書中延引了東晉戴延之《西征記》曰:“焦氏山北數里,有漢司隸校尉魯恭冢。??冢前有石祠、石廟,四壁皆青石隱起,自書契以來,忠臣、孝子、貞婦、孔子以及弟子七十二人形象,像邊皆刻石記之,文字分明。”畫像石的分布范圍十分廣泛,主要分布在四大區域:一是山東、蘇北、皖北、豫東區;二是豫南、鄂北區;三是陜北、晉西北區;四是四川、重慶、滇北區。

山東、蘇北、皖北、豫北區和四川、重慶、滇北區在漢代時,農業、手工業和商業經濟上都有了很大的發展,為何在漢畫像石興起的時間上存在較大的差距?山東、蘇北、皖北、豫東區是漢畫像石發生和發展的一個中心區域,此區處于黃河與淮河下游,河道縱橫,土地肥沃。在漢代時已經廣泛地使用鐵騎和牛耕技術,說明了這一區的農業生產力高度發展。江蘇睢寧雙溝的“二牛抬杠”畫像石就反映了這一特點。自戰國以來,這個地區又是鹽、鐵業和紡織業最發達的地區,在已經發現的漢畫像石中有關紡織的畫像石,此地最為集中。同時,漢代在這個區域設立了許多王侯封國,出現了大量豪門大族,新興的豪門大族地主階層,生活比較富足,以致出現厚葬之風,為漢畫像石的興起創造了社會條件。在這個地區,不僅經濟高速發展,文化也十分發達,人民思想活躍。山東一帶是儒家學說的發祥地,漢代出現了很多大師,儒學思想對這個地區的畫像石的產生和發展有著很深的影響。另外,受到早期道教、楚文化和古代廟堂壁畫的影響,這個地區的關于神靈仙人、奇禽異獸、祥瑞的畫像石眾多,如沂南北寨漢墓木門畫像,門柱上有高浮雕的西王母、東王公、伏羲、女媧、羽人和異獸等。這個地區的地理環境也為漢畫像石在這里較早的興起提供了條件。區域內多為平原和山丘相間,有利于大型石墓與大批石墓的建筑,并且該地區冶鐵技術發達,為畫像石的雕刻提供了很好的工具,提供了技術條件。有著豐富的便于開采和適宜雕刻的石灰巖石料,為畫像石的雕刻提供了優質的原料。綜合上述原因,使得山東、蘇北、皖北、豫北區的漢畫像石產生興起早,數量多。四川地區在古代被稱為巴蜀。這個地區中間是盆地,周圍高山圍繞,李白在《蜀道難》中也寫到:“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蜀地多崇山峻嶺,道路險阻,而且在古代,四川、云南等地處偏僻,經濟和社會生活屬于自給自足的狀況,中原文明不易到達,直到秦并巴蜀以后,中原文化才大量傳播到四川和云南等地區,促進了這一地區的繁榮。也是由于地理的特點,四川、重慶、滇北區與東部文化交流并不迅捷,同時期的東部畫像石區域,對仙界的描繪基本上是對西王母居住的昆侖山仙界的向往和塑造,而四川等地的畫像石

還停留在三仙山模式。但是《華陽國志·蜀志》稱李冰治理岷江,“灌溉三郡,開稻田,于是蜀沃野千里,號為陸海。旱則引水浸潤,雨則杜塞水門。故曰:水旱從人,不知饑饉,時無荒年,天下謂之天府也”。體現了四川地區農業發展情況良好,是全國最富庶的地區之一。加上手工業、商業、井鹽業發展迅速,有易于開鑿的砂巖。以上的經濟和自然條件使得四川、重慶、滇北區的漢畫像石興起,但興起的時間較之東部地區晚。在這個地區除了崖墓、石棺和石闕有紀年外,極少有其他遺物與畫像石共存,因此就目前所見的畫像石中,除了個別可能是早到東漢早期外,絕大多數是東漢晚期至蜀漢的作品。

除了在歷史概況上兩地漢畫像石存在著不同,在風格、形制上也存在很大的差異。《華陽國志·蜀志》記載:“周失綱紀,蜀先稱王。有蜀侯蠶從,其目縱,始稱王。死,做石棺石槨,國人從之,故俗以石棺石槨為縱目人冢。”說明蜀地至少從春秋開始已經有了制作石棺石槨的風俗了,時間較長。在西漢晚期之前的石棺石槨上并沒有出現較多的畫像,是從西漢后期隨著四川等地的崖墓的大量出現,并迅速在這一地區風靡一時,作為崖墓的葬具石棺才大量出現,成為四川、重慶、滇北區漢畫像石的一種特殊樣式。崖墓是由山崖向山體內鑿建而成,形制極富變化。四川等地區的崖墓從西漢晚期開始大量出現,一直延續到蜀漢和兩晉南北朝是時期,在這四百余年的時間里成為一種最盛行的墓葬形式。作為崖墓葬具的石棺就現在發現的來說,大致上可分為兩種:一種是用石材雕鑿,可以移動的:另一種是依山雕鑿,除了棺蓋外,棺體與山體相連,不可移動。這兩種石棺一般有棺身和棺蓋組成,棺身為一個整體。在現存的近百座石棺中,四川、重慶、滇北地區的漢畫像石石棺的雕刻技藝具有自身特色,以樂山沱溝嘴崖墓為例。畫像石棺石用砂巖鑿成的,棺身下長2.75、上長2.65、下寬0.9、上寬0.77,高約0.88米。棺蓋長2.67、寬0.92、高0.63米。棺的整體造型為房形,棺身為框架形屋體,棺蓋為單檐廡殿式房頂。畫像刻于棺身的屋架框欄之中,畫像雕刻技法為平面剔地淺浮雕,畫面分格安排,構圖密致、緊湊,人物不刻畫西部而追求整體輪廓,呈現出一種剪紙藝術的效果。

宴 飲 · 車 騎 出 行 畫 像 石(樂山沱溝嘴崖墓石棺左側)

而在山東、蘇北、皖北、豫東區得石槨墓則是出現在早期階段。墓葬形制為豎穴石槨墓,石槨由前后擋板和左右側四塊石板扣合而成,再用數塊石板鋪底或作蓋板,整體形狀和木槨相似。這個區域的石槨不像四川、重慶、滇北區的石棺和石槨,是作為一件物品放在整個墓室之中的,在石棺、石槨的外壁雕鑿畫像,而是作為一個整體的墓室,在槨擋板內側雕刻圖像。雕刻技法以陰線刻為主,線條粗壯,畫像內容和邊飾花紋圖案都比較簡單。雖然在以后不論是從石槨墓的形制,還是畫像石雕刻技法和內容等整體面貌上來說都有了不小的進步,但仍然顯示出了早期特征。

在我看來,不僅可以把山東、蘇北、皖北、豫東區和四川、重慶、滇北區得漢畫像石進行比較,作為漢畫像石發生和發展的一個中心區域,在山東、蘇北、皖北、豫東區得漢畫像石也存在了不同。就山東境內的漢畫像石,也存在著兩個不同的風格中心,分別是以嘉祥武氏祠畫像為代表的濟寧和以沂南北寨漢墓畫像石為代表的臨沂。嘉祥武氏祠畫像石上的內容十分豐富,包羅萬象,尤其是反映禮教題材的占了絕大部分的比例,我想這是由于山東是孔子的故鄉,當地的儒家教義盛行,禮教是維護統治秩序的需要,是當地禮儀之邦的文化特色的體現。而在沂南北寨漢墓畫像石的圖像內容上卻沒有看到比較多的關于禮教題材的內容,這大概是因為沂南離山東教化中心比較遠的緣故。嘉祥武氏祠畫像石的圖像善于分層分段,構圖復雜,場面宏大,圖像有嚴格的序列性,風格沉厚開張。分層分段的圖像處理方式,再加上圖像旁邊的榜題,使得圖像的表意和敘事功能十分明了,具有嚴謹性,達到了“史詩”般得敘述效果。而且畫像石的雕刻技法相當精細,較多的采用了減地平面線刻得技法,也可說的石刻線發,是一種類似繪畫的樣式。畫面整體采用了大塊面的造型方式,但是內部線條流暢生

動。采取了平面化、裝飾化得圖像 武氏祠堂畫像石

組合方式使得整體藝術風格既沉厚大氣又細致繁縟。而且畫像石多有榜題,書寫風格規整大方,左右對稱,其實舒展。圖像與榜題的結合,強化和明確了畫像石的主題旨

意,也成為中國書畫結合的早期形態,為后世書畫結合的傳統作出了積極貢獻。較之嘉祥武氏祠畫像石,沂南北寨漢墓畫像石的風格則是飛揚浪漫。相對于武氏祠畫像石所表現的真實嚴謹,沂南北寨漢墓畫像石在歷史題材的嚴格性上看的很淡漠。如在漢墓中室北壁東側畫像石上刻畫了一幅“關公戰秦瓊”式的圖像,這顯然是有悖常理的。另外,從雕刻技法上看,沂南北寨漢墓畫像石除了用減地平面線刻外,還運用了高浮雕、透雕的方法,顯示了制作方式的高度技巧。而且畫像中線條排疊細密,有像春蠶吐

絲般的感覺,增加了畫像中形象的 沂南北寨漢墓的中室北壁東側畫像石 立體感和奇異之氣,使人覺得十分有生氣。這些特點足以讓我們一眼就能把它和嘉祥武氏祠畫像石給區別開來。

以上就是我發現的山東、蘇北、皖北、豫東與四川、重慶、滇北兩個區域的漢畫像石的不同,并就自己的看法做了比較。

參考資料:

(1)《漢畫像石與齊魯風俗》王鳳娟,2005年碩士畢業論文,山東師范大學

(2)酈道元《水經注》卷八,第291頁,王國維校注本,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3)江蘇省文物管理委員會編《江蘇徐州漢畫像石》科學出版社1959年版 (4)《漢代畫像石與畫像磚》蔣英炬、楊愛國著,文物出版社,2001年版 (5)《磚石精神——畫像石藝術》劉宗超著,西南師范大學出版社,2009年版 (6)《歷史時期西南經濟開發與生態變遷》藍勇,云南教育出版社,1992年版 (7)《四川崖墓的初步研究》羅二虎,《考古學報》1958年底8期 (8)《漢代畫像石棺》羅二虎,巴蜀書社2002年版

(9)《蘇魯豫皖交界區西漢石槨墓及其畫像石的分布》燕生東、劉智敏著,《中原文物》1995年第1期

(10)《山東漢畫像石選》山東省博物館,齊魯書社1982年版

(11)《中國美術分類全集·中國畫像石全集1—7卷》中國畫像石全集編輯委員會主編,山東美術出版社,河南美術出版社2000年版

(12)《漢代造型藝術及其精神》劉宗超,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13)《漢代畫像石通論》王建中,紫禁城出版社2001年版 (14)《漢代畫像石綜合研究》信立祥,文物出版社2000年版





赌大小必赢数学公式